通知公告
集团要闻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从“顶牛”到“共赢”
时间:2019-09-22  来源:  编辑:  浏览量:
  
——集团公司力推“煤电联营”模式调查

    煤炭和电力是关联度极高的上下游产业,曾几何时,煤电企业围绕煤价长期博弈,形成了此消彼长、你上我下的“压跷跷板”的关系,“顶牛”博弈、纠葛不断。这个看似无解的“世纪难题”,却在集团公司近年来创新发展的实践中逐步得以化解。

    为提高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实现煤电优势互补、风险对冲,集团公司积极推进“煤电联营”模式创新。通过多年的实践,形成了坑口煤电一体化、参股坑口电厂、参股域外电厂三种形式,树立了煤电企业由博弈走向合作、由相互“顶牛”走向互利共赢的标杆,有力推动了企业高质量发展,保障了安徽省乃至长三角地区经济社会稳定发展。

    在煤炭销售极为困难的2015年,煤企库存纷纷“爆仓”,集团公司股权电厂全力“消化”自家煤炭3000万吨,保障了企业生产秩序平稳;在煤价保持高位的年份,半数以上电力企业出现亏损,集团公司旗下坑口电厂始终保持较高盈利水平;现在,企业每年约一半的动力煤产品稳定发往集团公司均股、参股的田集电厂、凤台电厂、平圩电厂……这些都是“煤电联营”模式释放的发展红利。

    今年5月份,国家发改委印发专报,向全国煤电企业介绍、推广淮南矿业“煤电联营”经验做法。未来,“煤电联营”模式将在推动国家能源体制改革、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层面做出更大贡献。

    日前,记者实地调研了集团公司煤炭销售、电力板块相关部门、单位,以及多家坑口电厂,深切地感受到“煤电联营”模式体制优越性为企业发展带来的种种利好。

    煤炭企业:稳销量 稳价格 锁定市场

    “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到处求人,人家还不要煤。受委屈不要紧,可矿井生产不能等啊。”说起上世纪末煤炭行业困难时期卖煤之难,干了一辈子煤炭销售工作的煤炭销售中心驻淮南销售处处长张胜喜至今记忆犹新。

    无市场之忧、不再看人脸色卖煤,是企业干部职工多年来孜孜以求的期盼。随着国家形势政策的变化,企业抢抓机遇,在2004年分别与上海电力、浙江能源均股成立淮沪煤电公司和淮浙煤电公司,迈开了坑口煤电一体化步伐。随后,又陆续在省内外参股了十几家电厂,扩大了电力权益规模,进一步锁定煤炭市场。

    “煤电联营”模式对煤炭企业的好处,用煤炭销售中心副主任陈延安的话说就是“三稳”——稳销量、稳价格、稳市场。

    销量上,据统计,2008年至2018年,集团公司年均供应股权电厂煤炭2550万吨,占电厂采购总量的50%左右。价格上,坑口煤电一体化电厂的煤炭价格波动幅度远小于省内、省外参股电厂和非电市场,价格相对稳定,未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    

    稳市场方面,电力市场好的时候,通过参股电厂我们能多创效,煤炭市场不好的时候,股权电厂能多消化集团公司的煤,减轻销售压力,对冲风险。

    现在,每天上午,田集电厂、凤台电厂、平圩电厂等坑口电厂的燃料主管部门,会主动和煤炭销售中心淮南销售处做好生产信息交流和沟通协调,便于煤炭销售部门更好地做好发运工作。同时,每周一、三、五,淮南销售处的同志会轮流去三家坑口独供电厂实地了解生产情况,确保保供及时。

    “煤电联营”模式在煤炭行业极为困难的时期,最能体现出其对企业稳定运行、对冲风险的突出作用。在2012年至2016年煤炭市场下行期间,坑口电厂煤炭产品全部由集团公司独供,没有从市场采购一吨煤。同时,依托股东协议,引导参股电厂优先采购集团公司煤炭产品,提高市场占有率,在危急时刻,稳定了企业煤炭产量和销量。此外,那一时期,集团公司商品煤价格降幅也处于行业较低水平,对企业渡过难关起到了极为重要的支撑作用。

    电力企业:“口粮”足 成本低 高枕无忧

    即使身在淮南,很多人不一定了解,平圩电厂是我国第五大火力发电厂,也是集团公司参股40%的坑口煤电联营电厂。平圩电厂所用的每一粒煤都是由集团公司独家供应的。

    站在该厂二期二号煤场边,记者发现,偌大的煤场里,煤炭存量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满满当当堆满整个场地,这是为什么呢?“不是存得少,而是没有必要存太多。”该厂副总经理饶兴道解答了记者的疑问,“因为我们是煤电联营电厂,根本不用担心‘口粮’问题,所以煤场仅存2天左右的量,存得比设计存量少很多,这样减少了资金占用,一年节省的费用相当可观。”

    目前,煤炭由集团公司独供的坑口煤电联营电厂主要有平圩电厂、田集电厂、凤台电厂三家。“无论是迎峰度夏,还是迎峰度冬,市场再紧俏,咱们厂的燃料都有保障,这让周边非煤电联营电厂非常羡慕。”田集电厂计划经营部燃料主管张延声由衷地表示。

    作为淮矿的煤电联营电厂,不仅“口粮”不愁,而且“口粮”的质量也很高。“淮南煤是世界上最好的动力煤,硫分低、热值高、挥发分好,有利于电厂精益燃烧多创效,是名副其实的‘工业富强粉’。”饶兴道表示。

    坑口煤电联营电厂还有一个显著优势,那就是运费省。平圩电厂用煤一部分通过国铁运输,一部分通过集团公司自营铁路运输,田集电厂、凤台电厂则全部通过集团公司自营铁路运输。走自营铁路不仅运输距离短,花费也比走国铁实惠不少,能有效降低电厂综合成本。拿田集电厂来说,煤炭运输费低于省内参股电厂30元/吨以上,更远远低于省外参股电厂80元/吨以上。仅运费一项,每年就为田集电厂节省了2亿多元的成本。

    背靠大树好乘凉。正是得益于坑口煤电联营电厂在燃料供应、产品质量、运输通道等多方面得天独厚的优势,多年来,平圩电厂、田集电厂、凤台电厂一直保持了较好盈利水平。

    煤电双方:管理互鉴 文化相融 成一家人

    采访中,几家坑口电厂燃料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不约而同提到一件事:在煤炭销售最困难的时期,集团公司煤炭库存大,矿上的煤场堆不下了,几家坑口电厂主动伸出援手,拿出自家的煤场堆煤。危急时刻的守望相助,充分显示出煤电联营双方长期密切合作培养的“老铁”的感情有多坚挺。

    从更深层次来说,煤电联营还促进了双方企业的管理互鉴、文化相融,以及人才队伍的培养,在取长补短的过程中,增进彼此的理解与信任,让双方企业真正成为了“一家人”,为长远合作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咱们淮南矿业人做事诚恳大气、雷厉风行,上海电力的同志办事认真仔细、精益求精,双方通过会议交流、文件学习等机会,把彼此的管理经验潜移默化地传递给对方,相互启发影响。”淮沪煤电公司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朱凯深有感触地表示,“比如,上海电力在人员控制、考核指标细化方面,就值得煤矿学习借鉴。”

    谈到管理互鉴时,淮浙煤电公司相关负责人则对淮南矿业的安全严管频频点赞:“淮矿批评人能‘拉下来脸’,考核罚款毫不含糊,我很欣赏这种做法,安全管理就是来不得半点马虎,这点值得浙能好好学习。”

    煤电联营企业,人员交流机会多,这几年,像田集电厂这样的煤电联营电厂,已成为集团公司电力板块人才培养的“高地”。“原先担任我们厂副厂长、副总工程师等职务的几位淮矿的同志,近几年调离后先后去了潘集电厂,在新岗位上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淮沪煤电公司副总经理,田集电厂党委书记、厂长胡震高兴地说,“现在虽然大家不在一个‘战壕’里了,但兄弟情还在,只要工作需要,我们一定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


    回首来路几多艰辛,展望未来宏图可期。“今年,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到,要依托两淮煤炭基地,建设高效清洁坑口电站。”电力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汪天祥表示,“集团公司电力板块将抢抓发展机遇,在巩固提升淮南‘煤电联营’模式效应的同时,高标准建设好潘集电厂、谢桥电厂两个项目,走好自主办大电的‘二次创业’长征路,担负起企业煤电主业转型发展的历史使命。”(曹小妹)